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推荐]谈谈心,恋恋爱2——《爱,直至成伤》

44
" P2 q0 A9 }: `- n9 }收音机里继续缓缓传来了林巧儿柔美的声音。
* ?, J4 B* m' ^1 M; S/ L! ^* \, @“。。。。。。我和他的再次相遇绝对是上天的安排。。。。。。没错,他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也是这辈子对我最好的人,我愿意为了他放弃我的一切,但是,我绝对不会看到他为我受苦。。。。。。所以我已经决定了,让他和可以永远爱他的那个女孩在一起。。。。。。林小姐,将自己心爱的人拱手让给别人,你不会心痛吗?。。。。。。我心痛一点没有关系,反正我已经痛习惯了,只要他开心,我什么都无所谓。。。。。。林小姐,你这样对他,他知道吗?。。。。。。我做这些事不是为了让他知道,而是为了让他快乐。。。。。。他今天把我的电话号码给了另外的一个男生,我想,他可能已经知道我的病了。。。。。。我知道他的用意,他这样做完全是为了我好,但是我实在是不忍心再看到他这样下去了,表面对我强颜欢笑,背地里为我做那么多的事。。。。。。今天他去参加了海岸铁人三项赛,整个赛程我都看了现场直播,真是想不到他竟然傻到为了我喜欢的一件衣服跑去参加那种比赛,自己流了那么多的血还笑。。。。。。今天是我最后一次打电话来了,我做了一个决定,我决定嫁给另外一个男人。。。。。。林小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想清楚没有?。。。。。。我已经想的很清楚了,我最多还有三个月的时间,我知道,如果哪天我离开了,他一定会为我痛苦一辈子,所以我要在他感到真正的痛苦之前离开他,这样他的痛苦就会减轻许多。。。。。。林小姐,我不认为你的决定是正确的,请你再考虑考虑。。。。。。谢谢你,夜先生,也谢谢你们的‘海岸无眠’节目,有一个地方可以倾诉,感觉真的很好,我10月28日下午6点就会举行婚礼了,再见。。。。。。”
* Q7 `* w. _- {4 m$ y: A, I4 S听到这里,我的泪水再次沁湿了整个枕头,林巧儿为我做了这么多,我竟然一点都不知道!林巧儿平时骂我骂的没有错,我的确是个白痴!
2 L2 K% \+ J( @! Z1 I' E“。。。。。。不知道听众朋友听清楚没有?林小姐最后一个电话的最后一句话,我下面再重放一遍。。。。。。我10月28日下午6点就要举行婚礼了,再见。。。。。。10月28日,也就是今天下午6点,虽然她并没有说出结婚的具体地址,但是我相信,林小姐所说的那个他,一定知道,你还不明白吗?林小姐是在等待一个奇迹,我想如果你有幸听到今天的广播,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了?今天的这档节目是事先就录制好了的,将会在今天循环播放一整天,节目的最后,我在这里衷心的祝福林小姐和她所爱的人能够天长地久,我相信,奇迹总是会发生的,而且,就是在今天。。。。。。”
! f* Y/ V/ a! D* F5 u7 _& H不行!我不可以让林巧儿嫁给凤龙簪,我终于醒悟了!就算死,她也要死在我的怀里!今天我就是要创造一个奇迹给大家看看,让人们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童话,还有希望!
/ I2 f- P& k" O; M; d
怨去吹箫,狂来说剑,两样销魂味。

[推荐]谈谈心,恋恋爱2——《爱,直至成伤》

45
) b* x) Z( d: S7 I" N6 m" f7 ~同一时间,环海大酒店宴会厅里金壁辉煌,热闹非凡,新郎凤龙簪一一接待着前来祝贺的贵宾,但是新娘林巧儿确迟迟没有出现。! X% z: J8 l" ~* y
大头王,程伯,吴俊,刘得桦的父母,还有肖芳和白痴三兄弟都已经到达了宴会厅,宴会厅里一百多桌,几乎是座无虚席。
; l7 s7 A! f2 U. u# k“怎么没有看见新娘?” 宴会厅的某个角落里,白痴三兄弟的老二潘泊问道。5 v% b4 J# q3 O( v. N7 X7 y# i
“我倒是希望新娘今天不要来了。”白痴三兄弟的老大罗鸣说道。( F; p; m7 d" w. f0 [2 R
“为什么?”老三吴为问道。
2 Y( X6 ~; X2 l  q3 Z/ X+ H* |咚!咚!两响,老二,老三的头上各自鼓起了一个圆滚滚的大包。* \5 o+ h' j3 U) q* L7 _
“看来大家说的没错,你们两个真是白痴!你们难道不知道今天的新娘是我们偶像刘得桦的马子吗?”
- M2 I. h8 `- f% m- j! m& ~  b“啊!不是吧?今天的新娘是林巧儿!”潘泊好像现在才知道这个问题。
! q' D6 I, X  k* H# Z1 a2 j$ X“是不是真的?今天的新娘是林巧儿!我偶像刘得桦的马子他也敢抢!”罗鸣也不比潘泊清白多少。) W  A5 K$ n; Y/ r) N
“你们真是气死我了!我个人认为今天我们必须为我们的偶像刘得桦做点什么?”罗鸣摸着下巴说道。& {* [) W) l3 ?
“做什么?老大,为了我们共同的偶像,我死不足惜!”罗鸣在那里乱用词。
: u: V7 W5 J! w+ z6 v+ m* P# ^“我也是,为了我们共同的偶像刘得桦,我死不足惜!”潘泊接着用。
/ V: P  [3 c3 E/ A" p  Z2 B“你们发现没有?到现在为止我们的偶像刘得桦还没有出现,如果我的第七感没有错的话,他一定会在今天做些什么!”罗鸣说道。
4 B4 }3 b- U) p( d' n( S“老大,好像应该是第八感才对!”潘泊觉得老大说的‘第七感’这个词有点问题。, ~' l! ~) K( Q7 @, B
“不,我记得好像应该是第九感才对!”吴为自作聪明的说道。
+ ^" S) ]7 P/ k5 I; g咚!咚!又是两响。) R0 F8 ~! V$ ^2 e5 u: b0 z5 n+ ~$ U. X
“我是你们的老大!我说第几感就是第几感!”罗鸣表现出了自己的权威。  d1 R6 w- X  [0 u6 A* Z8 S
“老大,以后能不能轻点?”潘泊抱着自己的脑袋小心的问道。
1 \) U' f2 m; F6 G# B! P& z咚!又是一声巨响,潘泊彻底安静了下来。0 N/ f! D( G" t/ M, b5 A
“废话少说!等一下听我的指挥!”罗鸣的眼中忽然闪烁出了他人生之中的第一道智慧之光。
5 m0 C) P0 R$ T0 H, m“老王,你都已经安排好了吧?” 宴会厅的另一个角落里,程伯小声的对大头王问道。
8 v6 d/ ?! l+ T: X3 C) F! A“安排好了,等一下孩子们会尽力的。”大头王说道。
+ F4 d4 v8 ^+ I8 \“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4 {' l( l* A, s“你放心,刘得桦这个孩子曾经帮过我,我也会尽力帮助他的,他和林巧儿本来就应该是一对。”
$ y+ H6 l$ k' X( P“刘得桦还没有来吗?”肖芳也小声的询问着吴俊。  f2 W% p' @) q- y$ p1 {
“他说他会来的,不过他没有说什么时候会来?”吴俊歪着脑袋说道。
9 G* j1 N& A0 V( b2 |/ s4 h5 R1 A“这个样子等下去可不是办法,我得为他做点什么。”肖芳思索着。
5 z1 L2 t8 C' r8 n* w- [“如果能够做些什么,我早就帮他做了。”吴俊无奈的说道。
3 L( {/ B! ]% r! ]2 {7 y9 C0 L“有了,就这样。”肖芳忽然神秘的笑了笑。
& r% A! f6 n' c+ [“怎么样?”吴俊期待的问道。6 N* L6 }- Y; U; ^  Z: ^5 Y- p
“跟我来。”  B' X+ W- ]" E2 }" k- w( N
“看今天的这种情况,我还是希望儿子不要来了。” 刘父刘母这一桌,刘母担心的对刘父说道。+ ]9 s0 N) e  t2 e$ I* a
“你放心,我们的儿子不是孬种,他知道该怎么做的。”刘父充满信心的说道。
! i# E6 ~' W* q1 J“你的意思是。。。。。。”刘母好像预感到了一些什么。
' g/ r# d/ K8 H, K# n7 N2 @; B刘父没有回答刘母的问题,而是默默的望着刘母笑了笑“你不要忘记了,我们也曾经年轻过。”
怨去吹箫,狂来说剑,两样销魂味。

[推荐]谈谈心,恋恋爱2——《爱,直至成伤》

46, R: K* u! V& H5 N. w
已经下定了决心的我猛的从水床上蹦了下来,一把撤掉了该死的领结,我的精神又恢复了!我的感觉又回来了!林巧儿,我真的不能没有你!我的神经骚动着,我的血液沸腾着,年轻的感觉,真好!$ Z/ ]; p6 l+ g  W* h
跑下楼,我一把抱起了沙发上的天山雪蝉服冲向了门外,林巧儿,你一定要等着我,我来了!
! ^6 o1 ]( v  @2 S& `0 y“我等你很久了,上车吧。”9 f1 _1 f  ~4 D- s* q3 Z) y
我刚一跑出门就已经看见一辆的士为我敞开了车门。9 c0 V* y4 p4 c  Z% b+ m9 p
“你是?”我问了一句。
/ k7 p( _, T. Q  Q2 L+ o“我是算命先生,也是给你看病的医生,但是今天,我是你的专职司机。”司机望着我笑了笑。
" c; S0 u  q' ~. k1 ?7 _. s4 g“原来是你!”我终于想起来了,这个就是曾经给过我两次关键性提示的百变先生。
) t" U& ], X6 W6 U' h: {“上车吧,程伯说过你会出来的。”司机下车为我打开了车门。
9 w: C! }6 n$ W: k( {* f' \/ i“这么长时间了,还不知道你贵姓?”我想知道恩人的名字。
9 G6 o2 A' ]! |7 n0 t( }“我免贵姓‘雷’,单名一个‘锋’字,你叫我雷锋就可以了。”这位仁兄的风格和我有点相似。8 `/ W* n# |4 b/ W. Z+ ^( {: C
“谢谢你,雷锋同志,请火速送我到环海大酒店!”我冲上了车。7 [, E& p! P- P1 |9 e, m9 g# T" t3 R
“收到!”. |" G- h6 f4 N- G
“领班,有人把厨房里所有的香槟都打开了。” 宴会厅,距离婚礼正式开始还有十分钟,一个服务生跑到了宴会厅领班的身边小声的说道。, h2 u: X& r  Q+ a
“香槟打开了不能喝吗?”领班反问到。8 @5 w% m( o$ D- n6 W. {( p
“不是不能喝,问题是。。。。。。每瓶香槟的上面都贴上了‘这瓶没有毒’的纸条。”服务生递上了一张小纸条。1 p& ^( X5 }. B3 m: D. h  u( N
“香槟没有存货了吗?”领班皱了皱眉头。9 T2 u, J' j/ [" B1 W$ \
“没有了。”( y& |& C0 _1 E5 I) Z7 p
“那就开红酒吧,你再去看看红酒。”领班想出了办法。
6 R. j5 E/ P. u- |服务生点了点头,灰溜溜的跑进了厨房。( S7 C6 u" }/ A- K+ a
不远处,吴俊对着肖芳竖起了大拇指。
+ r+ S. I4 O4 B- o5 D0 }- a) K“如果他们开红酒怎么办?”$ X$ I: N& E7 {4 T. u( ]- \
“开红酒?他们自己尝一口知道了,也不知道红酒加酱油的味道是不是很‘嗨’?”肖芳微笑着回答到。& M# ^& S8 z+ i2 K; a+ M2 R
随着时间的推移,来宾们开始了小声的议论。
4 u; g$ }/ @3 s3 u3 d7 I“新娘怎么还没有出来?”
6 l$ i( P% w, I4 B! ^! x$ b5 B8 Q# c“也许是没有化好妆吧?”
: F. U, j: l& ^# ?' ]" F: ]“也许是害羞。”
1 G: n4 J6 q8 E0 }3 V$ r, i; H+ K“听说新娘国色天香,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 K9 R# l: C$ N) H2 G7 k3 J“听说,新郎是个变态,新娘是被迫才嫁给他的。”这句话是白痴三兄弟的老二潘伯放出去的。
4 v8 ?' B% L+ K* w0 W9 x' X“还听说了,新娘是因为欠新郎五百万的高利贷才被迫嫁给他的。”老三吴为小声的在来宾中议论着。, v- d, L" d( ]7 b( B
“真是气死我了!这个坏小子曾经给过我的承诺,今天。。。。。。呜,呜,呜。。。。。。”老大罗鸣在来宾中装哭。
" O' w) r# O# F8 Y6 y在白痴三兄弟的诬陷下,凤龙簪在来宾中的人气直线下滑。8 f1 O9 r" I) f" A$ c
18点差5分,两道白色的灯光射向了宴会厅最前方搭建的豪华舞台,一个主持人模样的人鼠头鼠脑的走到了舞台的中央,全场,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7 J" P4 j9 G3 s. n- V5 |# F“各位来宾,各位贵客,大家好,我是今天主持凤龙簪先生和林巧儿小姐婚礼的司仪胡大,我在这里宣布,婚礼仪式将于五分钟之后正式开始。。。。。。。”胡大刚刚说道这里,舞台的下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上去了几套刀叉,幸亏胡大有多年舞台躲闪的经验,要不然,他刚刚就已经变成了叉下亡魂。
9 I% p/ R2 F  d3 c% l' B* P“老大,我们失手了。”白痴三兄弟中的吴为小声的跟罗鸣报告着战况。
' |4 k* c) g2 M. O( |& D“扔那么小的东西,你不知道扔酒瓶上去吗?”罗鸣小声的责怪到。2 |! Y- y! c7 @+ g% f
“老大,但是到现在为止,一瓶酒都还没有看见啊!”吴为冤枉的说道。, {. Z0 Z9 K1 P7 Y7 n1 C2 B
胡大不愧有十几年的舞台经验,马上就从被暗杀的状态中调节了过来。
1 i% J- a7 m- x8 i“对不起了各位,刚才有点小小的意外耽误了大家的时间,刚刚我看了看手表,距离18点整还有一分钟了,现再我在这里正式的宣布婚礼开始,下面有请新郎凤龙簪先生和新娘林巧儿小姐登场!”胡大刚一说完,又是几个榴莲飞了上来,不过这些对于胡大来说都是小意思,他很潇洒的几个转身就躲了过去。7 z' Q1 {% f/ j! y. M; u
林巧儿最终还是出现了,她的出现引起了现场的一片惊叹,每个人都在心里这样想着,这个女孩肯定就是自己这辈子见过最漂亮的一位新娘子了,她根本就不应该在人间出现。( a9 B6 S1 F& P2 b( Z
林巧儿所穿的婚纱是凤龙簪专程飞到法国定做的,一共花去了二十五个裁缝整整五个昼夜的时间,这其中到底花了多少钱?也许只有凤龙簪自己才清楚了。
6 v4 m5 w. \$ W( _- G+ `林巧儿和凤龙簪走上舞台的途中有一条很长的金边红地毯,地毯的两边不停的有花童挥洒着名贵的花瓣,这种场景是每个女孩梦中的画面,但是林巧儿,确一点笑容也没有露出,包括一旁的伴娘凤宝钗,也是一点笑容都没有。9 W$ ^; k1 l1 y8 s+ x
缓缓的,林巧儿和凤龙簪在结婚进行曲的伴奏下登上了舞台的中央。
& L- P4 b: c/ [; b! D  {$ R, \“好!两位新人已经庄严隆重的登上了舞台,现在,婚礼仪式正式开始,下面我首先为大家介绍的这位是。。。。。。”
4 Y* V; g1 N) ~# E2 k“爸爸!爸爸!。。。。。。”胡大还没来得及说出凤龙簪的名字,就看见一群小孩冲着凤龙簪跑了上来不停的喊着爸爸。! T; y/ \0 P: }
台下,一片骚动。8 ~& _8 Z+ N6 G, r" Z
“我早就说过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T- z+ p" h! a
“你们看,一下子冒出了这么多的孩子,平时生活一定有问题!”. O  ^3 i* N- T6 A$ M+ E4 Y
“真是太伤我的心了!不是说好了第一个孩子让我来生的吗?”
) ^6 Y( w( e) I( f1 V白痴三兄弟在台下不遗余力的诽谤着凤龙簪。: |( J7 f: S) z. Q! |- ]0 W
凤龙簪不愧是见过大世面的人?遇到这种情况他竟然也面带着微笑。
' J4 }- R% X3 m4 m: v. d  D# N“小朋友,你们是不是在找爸爸?”凤龙簪蹲了下来。
) y7 ?% U" r! k6 e% T4 u; w“你就是我们的爸爸!”所有上台的小孩异口同声的说道。9 v( v- N4 I* p  p! l/ }1 P
台下又是一片骚动。7 \1 Y: F7 p4 W9 F/ Q
“对不起,我想你们可能是认错人了。”凤龙簪很有绅士风度的抚摸着每天小孩的头发。
- L/ I( ^- C3 r, x1 F8 J“不是的,我们没有认错,你就是我们的爸爸,不信你看这个。”说话间,所有的孩子都象事先预备好了的掏出了各自身上的照片。
, I  ~) X; q' |+ v照片的上面是凤龙簪和各种风骚少女的合影,但是明眼的人一眼就看的出来这些照片是用拙劣的电脑技术合成的。
2 Z% S: m' f* }“够了!小胖,小钟,小虫,还有小肥,小宝,小霞,不要以为你们化了浓妆姐姐就不认识你们了,你们再这样,姐姐以后就不理你们了!”林巧儿轻轻的弯下了腰柔声的告诫着这群被大头王指使的小无辜们。/ O! o7 O% B; N- \
“但是林姐姐,我们希望你能够嫁给那个总来孤儿院看我们的大哥哥!”孤儿们大声的说道。
, D+ Y: x; ]/ n/ `: m; ~/ q; Y“你们还是小孩子,有些事情等到你们长大了就会明白的。”林巧儿始终微笑着看着孤儿们,林巧儿今天只有在见到孤儿们的时候才偶尔发出了迷人的微笑。
  l7 ^& N0 U* ~“但是林姐姐,这位大哥哥我们根本就不认识,万一他以后欺负你怎么办?”所有的孤儿都指向了凤龙簪。9 L' N) u$ E' r4 {
“这些你们都不用担心,这位大哥哥是个好人,孤儿院里面的很多玩具都是他花钱买的,他以后也会对我很好的,你们乖,都回到座位上去,等姐姐婚礼完了就会过去看你们的。”林巧儿的微笑对于孤儿们来说就如同圣母一般的神圣,孤儿们排着小队走下了舞台。" q* ~2 x. n. ]& @  R
“这下完了,想不到我的计划会被林巧儿自己破坏掉?”大头王摇着脑袋说道。
& }6 ]6 x4 B  T9 a" R* I+ ^“你再没有其它的计划了?”程伯担心的问道。9 w. j( j7 B& K& w6 Q% l
“没有了,你呢?”大头王反问到。' q: n; R4 B! @5 t9 D; K8 p
“我一早就派司机去接刘得桦了,怎么现在还没有来?”程伯也感到了一丝的疑惑。1 d: l% k: ]8 h6 H1 h2 W
怨去吹箫,狂来说剑,两样销魂味。

[推荐]谈谈心,恋恋爱2——《爱,直至成伤》

47- e5 T4 n4 G) [1 g+ }$ I
孤儿捣乱小方队的破坏计划被粉碎了,婚礼继续进行着。3 x' A" b8 y# l9 \* S' W
“经过刚刚的一场误会之后我们的婚礼继续进行,下面我就来介绍我们今天的新郎。。。。。。”胡大说到这里又被台下的一阵骚动打乱了。
' G: J: u/ h8 ~7 c所有的来宾都将目光集中到了台下三个醉酒的青年身上,只见他们三个晃晃悠悠的相互搀扶着走上了舞台。
: ?+ i7 R- t2 ]' P“凤龙簪,你欠我的那三百万什么时候还?”一名叫罗鸣的青年歪着脑袋指着凤龙簪质问到。
) H$ U$ p1 {  ?3 \/ r“凤龙簪,你还不是人?把我家表妹的肚子搞大了还敢在这里结婚!”另一位叫吴为的青年当着来宾们的面卷起了袖子。; R$ ]# R5 f4 A% S/ U3 C; D" x6 X
“还有我!”潘伯大喊了一声,然后当着众人的面脱光了上衣,只见他圆滚滚的肚皮上写着‘我爱凤龙簪’几个一看就知道是刚刚写上去的大字“你说过要陪我一生一世的!你还人家的清白来!”说完,潘伯赤裸着上身毫无保留的向凤龙簪扑了过去。/ C" D9 F3 q# h1 P; [
台下的来宾们看到这样的场景乱成了一片,吴俊还借机揎翻了几个人的椅子,使得本来就很混乱的场面变的更加难以控制。; q0 u7 ]" |% N8 ~: Q& a  ~" X
再看台上的凤龙簪,就在潘伯向他扑过去的一瞬间还面带着微笑,只见他几乎是不动声色的移动着自己的脚步变换着自己的身形,白痴三兄弟也没有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就一起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看来凤龙簪也是一位武林高手。
6 V  A3 z; T' s1 v5 P一分钟之后。- q3 H( V8 x* e8 w; f- A
“对不起,各位来宾,刚才让大家受惊了,现在场面已经被我们控制住了,三位醉酒的青年已经被我们的工作人员抬到了后台。”胡大看见危机解除了又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
& Q) O. _* \  u# J  _1 X# C1 b“台下好像没有酒啊!”不知道是谁忽然在台下大喊了一句。$ F* F2 Z7 ?; d: N0 k, p
“好!下面婚礼继续进行,前面的节目我们稍后再进行,下面我们先让新郎新娘交换戒指。”胡大知道再这样下去婚礼肯定是进行不了了,必须先让新郎新娘的关系当着大家的面确定,然后那些捣乱者就无能为力了。" |# p( ]4 g$ E! F
“在交换戒指之前,我想先问一下有没有人反对这对新人的结合?如果没有人反对,新郎新娘就可以交换戒指了。”胡大用很小的声音问道。+ m, x1 u' O& P! Q* ?( b. T# h
“这个刘得桦怎么还没有来?”程伯已经急的开始额头冒汗。* L! Z8 s$ W" R( b1 N9 a6 r& {
“看来事情很难逆转了。”大头王暗暗叹了口气。* S5 k$ k% t% u$ l2 ?7 F
“儿子怎么还不来?”刘母也急的象热锅上的蚂蚁。
; b) X. x: y$ V% H9 D" j& Y- A+ C刘父没有说什么,只是不停的跺着脚看着宴会厅入口的方向。7 n& d" l) J/ g7 z
“现在怎么办?万一不行我只好上去把凤龙簪给废了,大不了坐几年的牢再出来。”吴俊开始在桌子上寻找着刀叉。
! V9 _1 T8 s6 ~/ ?8 S1 s“我也在想怎么办?要是戒指交换了,就麻烦了!”肖芳的额头也开始了冒汗。6 t6 k* u2 g% F  O: A* N
不光台下的人急,台上的凤宝钗也是不停的往宴会厅的入口处观望着,她在心里默默的喊道:“恩人,这可是你最后的机会,你怎么可以就这样放弃!”2 b# b; C# Q  _
经过场上一分钟的沉默之后,胡大又裂开了他的血盆大嘴。
) o+ v# z+ A% v. l+ _“如果没有人反对,下面就有请。。。。。。”
& n4 w% N1 d; z0 `# s' A5 @$ ^“我反对!”台下传来了一声厉呵。5 }9 q. j4 K. M( m2 `- g2 t
所有的来宾都将目光集中在了一位妇态少女的身上,这个人就是肖芳。2 a" _: @/ Q8 H8 k+ h& B9 q# T$ i4 m
“我反对他们的结合!”肖芳对着众人大声的重复了一遍自己的意见。& M8 ?- {6 y, ?8 Q3 v3 j& ?4 U& o" v
“我也反对!”吴俊也毫不犹豫的站了起来“我也反对他们的结合!”' O% |9 w! ^( |
“我们也反对!”大头王和程伯相继站了起来。
$ E) b, n3 w! P& f' y8 |" c" S“我们也反对!”刘得桦的父母也相互搀扶着站了起来。
. }* y0 V' H; r4 G一个结婚仪式同时有6位来宾提出反对意见,这还是人类结婚史上的头一次,台下其他的来宾们都暗自感叹自己不虚此行。( @. A4 m9 c# T) c4 f
“请提出你们的反对意见。”胡大的额头也开始了冒汗。# S5 l& r* T6 C
就在这个时候,林巧儿忽然一把抢过了胡大的话筒。; l4 U) G3 [4 G6 m- L6 C! r
“肖芳,吴俊,王老师,程伯,伯父,伯母,我在这里求求你们了,就让我顺利的完成这个婚礼吧!”林巧儿几乎快要跪了下来“请你们相信我,我的决定是正确的!”3 |, ~5 N4 v( j, o+ |, U  _- n
台下所有熟悉林巧儿的人们从来都没有在林巧儿的脸上见过这种痛苦的表情,谁都看的出林巧儿有她非常大的苦衷。; M/ L0 J" M5 y5 Z5 M' i4 G" s8 G4 c2 [
“林巧儿,不管你说什么,就算求我也好,我都不会同意你们交换戒指的!”还是肖芳最有性格,直接拒绝了林巧儿的要求。4 y* H+ p1 r0 [# u+ _3 ]
“对!我也不会,打死我也不会同意你们交换戒指的!”吴俊猛的站到了桌子上,他第一次感到自己象个英雄。
: @- g( P  e/ n, Y$ j6 v“巧儿,你不要再自己承受了!爱一个人应该两个人一起承受才对!”大头王几乎已经老泪纵横。
# |% D! |5 R8 v' x6 C- v0 ~/ O/ a) `$ K“对!你这样做,对刘得桦对你都不公平!”程伯也喊道。: ]7 P9 B3 b* y* J
一时间,整个会场陷入了一片僵持之中。
0 H% V/ _9 s7 @) n' t忽然,宴会厅入口的地方忽然传来了一阵吵闹声。
! A5 a; t1 F' j“没有请贴,你不可以进去!”几个警卫拉扯着一个疯狂的男人。
4 @$ z( f$ x1 t& |5 h' ~$ X# M“让我进去!”男人发疯似的摆脱了警卫的围捕,一瘸一拐的跑进了会场。. J  y/ _; V8 R8 o& b" T  x" I
所有的人都以为来的人一定是刘得桦,但是谁知道,跑进来的竟然是那位雷锋先生。
7 T( f( w" p8 R- Q( H! K“怎么了?喘口气再说。”程伯感到了事情的不妙。4 u; E- y/ [: q$ {1 X3 g  _
“今天您要我载刘得桦来的,但是。。。。。。我们在临海公园路口出了车祸。。。。。。刘得桦他。。。。。。”
* I0 W& O( f$ M" I“刘得桦他怎么了?”程伯大声的问道。
$ D  T" I4 j$ I* H“他。。。。。。他快死了!”& @) r5 R) a! `5 l- e  [! s
怨去吹箫,狂来说剑,两样销魂味。

[推荐]谈谈心,恋恋爱2——《爱,直至成伤》

48
$ V8 b. Y, M  l) ~; u6 X$ o/ H刘得桦快死了!这对在场所有认识刘得桦的人来说几乎都是一个晴天霹雳。
4 x* \1 c0 b9 M& o“这。。。。。。这是刘得桦要我交给林巧儿小姐的!”男人说完便倒在了舞台上,他的手中握着一件染着鲜血的天山雪蝉服。' V2 N; m* O$ N* q! R' m# y$ F" ^
一个身影,从舞台的上面跃了下来,她的眼中带着泪,她穿着洁白的婚纱,她笔直的冲出了宴会厅的出口。# [( J% V+ T; B$ B" f
所有想看结局的人们也跟随着这位婚纱少女冲了出去,其中跑在最前面的就是肖芳和吴俊。$ T% J& c# R; g3 a4 }- G( h
“凤先生,今天这个婚礼?”知道局势已经不可逆转的胡大很小心的问着凤龙簪。
7 W+ N4 {. l" D“天不时,地不利,人不和,林巧儿注定是刘得桦的,我输的心服口服。”凤龙簪摇着脑袋第一次苦笑着坐到了人生的舞台上。! d" F8 p# T2 S
一路上,林巧儿不停的奔跑着,她的身后跟随着一大群身着礼服的人们,这种场景引来了无数路人的围观,这还是他们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这么神奇的情景,不自觉中,路人们纷纷加入了这支特殊的长跑队伍。% u, z+ v' i' S- |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多人跟着一个婚纱少女跑?”路人甲问道。4 U3 f5 r) C, d- j; R2 ?: N$ ?1 R" |
“不知道,听说好像谁追到了婚纱少女谁就可以得到她。”路人乙回答。
5 \; b/ f! {  A+ L+ s. U“是不是真的!那我得赶紧打电话把光棍兄弟们都叫来!”路人甲兴奋的说道。! p/ |; C" r* w3 F5 W; ]5 ~
“你们都搞错了,我听别人说谁追到了婚纱少女就可以得到100万现金!”路人丙插了一句。
- _6 |+ {9 A9 W- o$ F! R“啊!”路人乙拨通了另外的一个电话“喂!老婆!赶紧和大毛,二毛,三毛一起到临海公园来抢钱!不要多问了!赶快来抢吧!”说完,路人乙冲到了队伍之中。
3 E- j9 W2 f3 @! z, [, k. W& F1 C林巧儿越跑越急,跑着跑着,她的鞋跑掉了,沿海公路的路面并不是非常的平稳,渐渐的,林巧儿的脚上摩起了血泡,但是这些,她都不在乎,只要刘得桦没有事,她什么都不在乎。" z# W# x0 ~" m3 V: k
林巧儿自己也不知道奔跑了多久?自己的脚上到底流了多少血?2 y& m" Q3 c. c4 P9 O+ Y
最终,她看见了,林巧儿终于看到了刘得桦,但是她不希望看到刘得桦以现在这个样子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4 J9 Q8 W$ \1 p7 c9 a  x( N- `两辆还在冒着烟的汽车无情的纠缠在了一起,不远处,一条长长血印的尽头的躺着一个虚弱的少年,这个人,就是刘得桦。+ V: g/ X$ P6 }, @
“不可能!这不可能是真的!”林巧儿呆在原地不敢相信的摇着头,这个躺在地上的奄奄一息的人难道就是自己希望他能够终身幸福的人?% _+ Y0 g' i  [
“刘得桦!”林巧儿终于还是喊了出来“你不可以在我之前死!”林巧儿发疯似的奔跑了过去,所有追随林巧儿的人们自发的围成了一道人墙,他们知道前面的一切,现在是属于林巧儿和刘得桦的。+ c( w& Z* p& N" {& I7 z9 Q
林巧儿跪在了刘得桦的旁边,轻轻的将刘得桦沾满鲜血的身体拥入了怀中,她的泪水,她的悲伤,一滴滴的落在了刘得桦布满血丝的脸上。
+ T+ n0 ]. C1 I3 W5 i( G5 K“棉花糖TWO。。。。。。你终于来了。”刘得桦微微睁开双眼对着林巧儿笑了笑。
- X7 ?0 Y& _. W$ v. o# S. l“你不可以死!就算死,也不可以死在我的前面!”林巧儿的双手抱的更紧了。- ^7 w1 D& C3 P: H; T
“我很喜欢。。。。。。你身上的香味,这种香味让我。。。。。。有一种恋爱的感觉。”刘得桦说话越来越困难。" b! Y, y) C0 ^1 a5 i* ~
“只要你喜欢,我可以让你闻一辈子!”
/ Z- b; m7 @9 G  P- r& V“不要哭了,哭了。。。。。。就不好看了。”刘得桦想用自己的手为林巧儿拭去泪滴,但是他的手,抬到了半空中又落了下去。
7 q( a1 @( k' z0 Q. H“不哭,我不哭。”说是这样说,但是林巧儿的泪,落的更快了。6 \) q9 y% a! M! Y9 n& A; u% j) @
“今天的。。。。。。婚礼怎么样?还。。。。。。顺利吧?”刘得桦就算在临死的时候都还在为林巧儿着想。
. e- k4 G8 x. t2 p# c% ^“我不结婚了,如果你有事,我一辈子都不结婚了!我只想嫁给你一个人!”林巧儿泪水已经遍布了她的整个脸颊。
7 d" e: E( v! f6 O- _! P“在我。。。。。。走之前,我。。。。。。还有话想跟你说。。。。。。咳,咳。。。。。。”刘得桦开始了剧烈的咳嗽。4 f4 V0 ~+ g& E4 |- P" W8 f
“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我知道你爱我,我也知道我爱你!”终于,林巧儿还是说了出来,在这最终的临别时刻,说了出来。
- z: {/ B2 k: G- \4 H2 S, _“如果。。。。。。我们还有机会。。。。。。一起感受海风。。。。。。那该多好啊。”刘得桦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9 \# m( j& `5 S“有的!一定有的!”林巧儿知道自己是在骗自己。
2 w- q! L" V" N3 m“棉花糖TWO。。。。。。你能答应我。。。。。。一个要求吗?”刘得桦硬撑着说道。
7 ?% m( y, X/ s; ]“只要你说,就算是一千个,一万个,我也答应你!”林巧儿对刘得桦的深情在这最后的时刻终于全部都显现了出来。9 y* t8 o$ c4 x7 r" Y, ]: N! ~
刘得桦笑了笑,然后虚弱的说道:“就。。。。。。一个。。。。。。你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对自己,知道吗?”刘得桦提出了他最后的要求,然后静静的微笑着闭上了眼睛。
0 v3 d& {1 ]+ ^# Z“刘得桦!你不可以死在我的怀里!你不可以死!”林巧儿发疯似的摇晃着刘得桦已经失去了知觉的身体“我答应你!只要你可以活过来!我什么都答应你!你快回答我啊!刘得桦!你快说话啊!我答应你好好照顾自己!我什么都答应你!只要你没事!我什么都答应你!你快回答我啊!刘得桦!你快回答我!。。。。。。。”
4 O. M7 Z. Q" u$ A' N9 A) @所有的承诺都已经没有了作用,一切的往事都已随风,林巧儿和刘得桦的故事就此结束了吗?8 g* }7 r5 s* j* v) n: d  b
当然没有,不要忘记了,这个世界上还有奇迹,这个世界上还有童话。" D& n2 L7 w' k
就在林巧儿抱着刘得桦的身体痛不欲生的时候,一群小丑做着各种滑稽的动作向林巧儿和刘得桦这边移动了过去,其中为首的一个就是,曾经被刘得桦帮助过的红帽小丑。
) S3 P( U% m) T众人被这群忽然出现的小丑们搞的有一些莫名其妙,还有一点奇怪的就是,为什么车祸已经发生了这么长的时间,交通警察们还没有出现?
# }* ?, t* {) m" Y: i: N  z6 C  ]红帽小丑手里扔着三个不停变换移动的彩球骑着独轮车来到了观众的面前。: D: I) ^) n9 S
“各位观众们晚上好,今天晚上我们为大家特别奉献的是惊险车祸现场SHOW节目,这里的一切都是我们红帽小丑剧团事先安排好的,恐怖的鲜血,激烈的碰撞场景,完美的灯光,一切的一切,都是我们为这一对倔犟的新人准备的。”红帽小丑一说完,观众们一片哗然,当然更多的是惊喜,看来红帽小丑剧团以后的生意必定是兴隆了。
- m/ G7 S2 w+ g# w红帽小丑骑着独轮车又来到了林巧儿和刘得桦的身边,一个漂亮的跃下,红帽小丑从独轮车上飞了下来。
% O1 E9 S+ C. ^8 O3 ^6 `“兄弟,该醒醒了,剩下的就看你怎么收场了。”红帽小丑走到刘得桦的身边将刘得桦推了推。
, M6 e* y+ \4 Z# [1 u3 f奇迹发生了,当着千余围观群众的面,刘得桦微微的睁开了眼睛。
: i3 h' {! |" k4 ~* K/ E“唉,刚刚躺在这里差点就睡着了。”刘得桦轻轻吐了口气。. O% C9 A: a: `4 l1 j
“你!”林巧儿人生中第一次出现了惊异的表情。- j! m0 T8 e: H# t" Q$ c4 `
“对不起,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骗你,也是最后一次。”刘得桦微笑的看着林巧儿布满泪痕的脸。
! ~# E2 o! l$ @& B啪!又是一声巨响,一个红红的五指印留在了刘得桦的脸上“我最讨厌有人骗我了!”说完,林巧儿猛的一下站了起来。( K( j: I( u6 Y- T
“喂,兄弟,你好像是玩的过分了一点。”红帽小丑小声的对刘得桦说道。
( c: O3 M0 m9 e7 i7 B刘得桦笑了笑,站了起来:“林巧儿,我爱你!我要当着大家的面对你说,我爱你!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也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只有和你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我把你推到凤龙簪的身边是我的不对,是我错了,我以为那样你可以快乐,但是现在我的发现,你只有和我在一起才是最快乐的!不管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只要现在和你在一切,拥有现在的才是最真实的!是王老师和程伯还有凤宝钗点醒了我!他们说的没错!只有死在自己最爱的人怀里才是最幸福的!其它的什么都不重要!我爱你!我说,我爱你!我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勇气,自从我参加了铁人三项赛之后我终于明白了!爱一人就是要告诉她,我爱你!爱一个人就是要自己争取的,爱一个人就是自私的!我爱你!林巧儿,我爱你,你嫁给我吧!”1 W- U( S) V6 Z. b# g0 W
“嫁给他!嫁给他!嫁给他!。。。。。。”观众们无一例外的支持着刘得桦。
" j' k% e0 V8 K) L刘得桦的话早已说的林巧儿再次泪流满面,林巧儿缓缓的回过头:“你过来。”
! F9 r' J& Q" m听到爱人的呼唤,刘得桦毫不犹豫的走到了林巧儿的身边“我知道,你又想扇我,你扇吧,只要你喜欢,我可以让你扇一辈子。”刘得桦当着众人的面将自己的脸伸到了林巧儿的手边。2 g1 `0 e2 E; K7 L4 |* z" `
林巧儿的手缓缓的举了起来,众人的呼吸停止了下来,全场一片安静。
- x- p# W, _+ d+ F; [) ~“谁说我要扇你了?我是要嫁给你,白痴!”说完,林巧儿和刘得桦幸福的拥抱在了一起,泪水和快乐,第一次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在场的所有观众,回家之后都跑到书店去将各种童话书籍抢购一空,因为,那一刻,他们相信了,这个世界真的还有童话存在。1 n1 |0 i: B; n, ^+ k3 ^# `1 y) A$ i, R
结尾8 S/ e# F" C8 @% U- ^
两个月后,圣诞节的前一天,市中心医院。
! B/ E& @+ ~4 u' J2 @' |“真是奇迹,林小姐的异常染色体竟然自己消失了。”林巧儿的主治大夫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4 R. o: r* b5 d8 i“那就是说我还有机会看到今年的圣诞节了?”林巧儿问道。
8 {; u2 X9 U" T- ~. X“不光是今年的,以后每年的你都可以看到。”主治大夫肯定的说道。. ~  k. X5 `# c; K: }; A
“谢谢,这是给您的。”林巧儿从包里掏出了一个东西。+ X$ a7 p- F  t
“这是什么?”主治大夫接了过来。1 M* F+ m6 t, M1 Z& o
“这是我和刘得桦的结婚请贴,婚礼就是明天,圣诞节。”林巧儿一脸的幸福表情。
# @- x" d; f( B  T' _8 Z+ T“真是恭喜你们了,对了,我想问的最后一个问题是,你是怎么做到的?异常染色体会自己消失?这简直就是一个童话。”主治大夫眼中布满了问号。
0 m6 c, d! J- t% R1 O“很简单,相信自己,相信童话,相信你所爱的人,奇迹,就在身边。”) e8 ]! c9 n) ~; G; b/ [3 A; r" e
爱,直至成伤,之后,就是永远。0 W- c8 D6 D" J3 ?6 F" B
怨去吹箫,狂来说剑,两样销魂味。
很感人的一个故事,可是我已经不再相信自己...
爱到心破碎,也别去怪谁,只因为相遇太美,就算流干泪,伤到底,心成灰,也无所谓。   
爱要说出来
只有曾天真给过的心,才了解等待中的甜蜜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