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转帖]前世欠你一滴泪----

   在恐龙灭绝之后不久,她爱着他,他不知道。+ i: m5 _0 v1 O1 Z  I# z; T
   她把最甜美的果子喂到他嘴里的时候,他不知道。
8 \+ y  P+ w1 J. I+ k, s8 n, `   她把最精美的兽骨项链挂在他的脖子上的时候,他还是不知道。- f  O5 S# x& ?
   甚至当她温柔地依偎在他怀里,带着笑容睡去的时候,他还是不知道。& A' Y+ ?, X2 o! G, y( y
   他穿着这个族里最漂亮的兽皮衣服,戴着这个族里最漂亮的兽骨项链,身边还跟着这个族里最漂亮的女人,但是他还是不知道这是因为她爱他。他好像习以为常,习以为常通常不是一件好事,有好多该发现的东西没法发现,有好多不寻常的事都因习以为常变得寻常了。/ I- L" {5 |# v' k& ~
   于是他还是过着寻常的日子,他还是不知道这一切并不寻常。  X$ W! `! o$ G: g
  5 \+ D/ X1 D) N
   在那时候,和外族的战争是不可避免的。胜利者得到奴隶和生存的权利,失败者注定要失去一切。这是自然的规律。
) Z: s% X( M) j  F+ h) |   在无数次氏族战争中的某一次,他们战败了。有的人失去了自由,有的人失去了生命。/ P- N# ?" U: C* v& H! v
   通常失去生命的是男人,失去自由的是女人。因为长久如此,没有人觉得这不公平,技不如人当然应该认输。被俘虏的男人等着被杀,女人则等着被某个异族男人领回他的洞穴。
. @  I1 I6 M5 H9 o, _2 ~- N她知道,这样一来,他们更不可能在一起了。她和他都将成为异族的奴隶,奴隶是没有自由的。+ e2 |, R( S8 C- I9 ~2 O- |5 W; _# X
   她没想到他可能被杀。
" T! r& a5 q% `2 t   当她看着他在异族人的刀下倒下去的时候,她哭了。
" E9 t# G, v+ z6 _/ D   她曾经为他哭了无数次,只有这一次是当着他的面,因为那一刻,她的心真正地碎了。# Q% S" X  Y" s: g
   她曾经为他哭了无数次,只有这一次他看见了,直到那一刻,他才明白原来一切都非比寻常,他才知道她爱他。他在心里说,我欠你一滴泪。但是他无法做什么了,因为他死了。: E3 P6 Z1 h& p4 x+ q4 E% V4 b9 o
   异族的首领发现有个女俘虏死了,据说是因为心碎了。
6 _8 z1 v8 X" ]  `) W- u; i: @    5 ~% ^8 J# }0 K9 B# }8 c
   他是一只飞鸟,她是一条游鱼。
7 s1 I$ w( d: o8 [. l1 f  他们互相相爱,但是他们无法见面。
& X$ J. O/ z  I0 c+ @1 O; M   他去找神——飞鸟总是最*近神的动物。; }5 o: H2 |* F; |! q5 ^
   神对他说:你们的姻缘是三生三世的,这是第二生,既然这辈子没指望了,还是等下辈子吧。鸟没有眼泪,但是他的心在哭。  @8 e/ L* q* Z$ B
   神轻轻叹了口气:我看见你的心在流泪。我可以用法力让你能够流泪,但是你要记住,只有一滴。  Y: h& }, B( b3 X  D
   过了一会儿,神又说:我再告诉你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吧,据以前的神说,只要大海干枯了,水里的游鱼就会变成飞鸟……
+ k! l! m5 ^& m) l  d   他马上飞走了。看着他的身影,神自言自语:“哎,我又说谎了。”% n- @: l* m# r0 L* B! j# g' k9 P) J
    # \, V1 u/ \$ ?) p  X/ e! _; m
    在此后的日日夜夜,他抑制着自己思念的眼泪,并且叫着“不哭,不哭”,不停地衔着石头投到海里。在心里,他无数次的看见海干枯了,她变成了鸟,然后他对着她流下那一滴珍贵的眼泪,对她说“我爱你”。但,这一切都只在心里出现过。$ ^, N! [/ B2 C- [0 G5 m- o) I
   有人说他是布谷鸟,提醒大家及时播种;+ I& ~1 J4 t7 _& _4 V7 _
   有人说他是精卫鸟,为了复仇才要填平大海。
) h& V7 Y9 [) C+ _. T9 K   他们都错了。因为他们不知道这是三生三世的爱情。
& H1 c, H' ^% s# N' A* O   直到有一天,他要倒下了,虽然他不相信海是填不干的,但是他确实精疲力尽了。/ v6 R( ?$ |% S/ t: ~# T) r
   他感觉自己要哭了,他拼命地抑制自己,他声嘶力竭:“不哭!不哭!”他挣扎着最后一次飞向大海——他要倒在海里。3 Q# H2 ~/ ~7 q. f3 R, J2 M: r
   他渐渐地沉向海底,在生命最后的一刻,他看见了她的身影,她也看见了他。& Z8 W7 L. v! m$ f8 _2 B9 H% j( J
   但是他们看不见彼此的眼泪,因为他们都在水里。3 A2 s; }1 c& L1 u
       
# h1 ?. l- t, {+ T+ G5 c   当她还是鱼的时候,她发誓要变成飞鸟。于是第三世她成了一只飞鸟。% v" O- f; X( V3 l. S
   他呢?这一世他是一只小飞虫。
9 n* M1 C4 ?+ H) ^4 v- |   这次是她拜访了神。神对她说:这是你们最后一世的姻缘,是最后的机会了。过了这一世,你们彼此将相忘于江湖。; B7 _0 D0 K( ]
   神又一次看见鸟的心里在流泪,于是对她说:在他的第三世,你会遇到危难,到时候他会穿着金甲圣衣救你于水火之中,然后还你一滴眼泪。
$ F8 K/ Y& x1 Q2 L   风,把她和神的对话送到他的耳朵里。他笑了。他知道他终于可以在这第三世见到她了。这样,那些话,那滴泪,都可以送给她了。
, _; Q5 E, y4 W    
% v3 ^( g" ?3 g1 M+ J) Z* p5 `   这一世,他们互相寻找。9 D# W- F' e1 g1 {
   向左,向右,不断地选择。) B+ r+ a4 Y) H( n
   不止一次,他们在同一条路上飞过,但是时间不同。/ w/ A  L  {9 s! Q# R9 B( D; ?
   不止一次,他们在即将相遇的时候,选择了相反的方向,就此错过。% u: s4 T" k! O
   他们彼此追逐,他们无数次重复着对方的路线,他们无数次的错过。; S2 e7 I4 h: x0 [1 g' y
   天空实在太广阔了。
, v, j5 O* g  [( x! X; @2 q; q8 {     & v7 e2 I8 E  K2 X* E) R. T$ ~
   冬天的某一天,风告诉他,她在朝着他飞来,叫他在这等着。
6 d& `- _) |7 M$ [& p9 C( a    他欣喜若狂,生怕错过她,偎在一棵松树上四处张望,他发现有时候阳光竟是那样的灿烂。这两世,他是第一次有时间注意到这件事情。
* p, ?0 w0 s  z. j& C- e- }8 M   太阳注意到另一件事:他快死了!没有任何一只飞虫能度过冬天。他等不到她了。  H  N8 N& j  a) [6 r& C# B) ?: l$ A
   他开始感到自己要死了。他恨,他恨飞虫的寿命太短暂;他恨前世的飞鸟不能游泳;他恨自己那么晚才明白她爱着他。
9 r, Y' I& K0 U  K9 w   他快死了,但是它不能死,因为这是他们姻缘的最后一世了。
& c* j0 h# e( ?0 f! M2 X   那么金甲圣衣呢?那么那一滴泪呢?难道神又一次说谎了?
: @( k7 H! d/ [2 C- S0 D/ s5 K   她在飞过来,但是他的生命在急速地流逝。
, z! J5 V% w7 i2 a  ~7 Z   看到这一切,他依偎的那株松树哭了。1 c' a" P+ ^. ?% n- d- k( `) w
    
: y2 M3 n% f4 f$ L. C' `& F    松树的眼泪是一滴松脂,这滴眼泪正好把他包围起来,紧紧地,使他的生命不再流逝,他因此保住了最后的一点生命力。但是同时也失去了行动的自由。1 I' D7 o* O* D3 I# R
   这是最后一世了。谁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再次错过。" U( F5 J6 f# D0 W( J. B+ \
   她飞来了,他喊,但是他喊不出声,松脂已然凝固。
9 V+ n0 r' c% z: ~+ S, B6 l   她看见有个金黄的东西,是那样地耀眼。但是她错过了,因为在她心里,多耀眼的东西也没有他重要。
: c* E$ R: Z8 S9 G2 d4 C0 D3 \    最后一世,他们就这样错过。, s; F! g" A0 z& s  ~& Q
   在她精疲力尽地倒下的时候,太阳哭了,因此天阴了;风哭了,因此下雨了。1 }: g, |( e! ?* ^- ~
      
5 y: \2 G8 x! D时光不顾一切向前飞奔,轮回照样进行。
# y6 i0 X1 _( B7 X% o9 X     千年的轮回,使松脂变成了琥珀,而他,还有着最后的那一点点生命力活在他的第三世。只要琥珀不被打碎,他就会一直活在第三世,守望着那段姻缘。1 D& Z% ]8 {9 ^' x4 k8 l" ?/ C
  4 {5 G: J6 W1 E3 c, r9 y: A
   无数次轮回之后,她又变成了女人。但是她早已忘记了那段三生三世的姻缘,她有了另一个心爱的人,他们幸福地在一起。
- E( Y! d0 R1 L1 q, \7 C    有一天,她的男朋友看见了这只琥珀,买下来作成项链送给她。她把它挂在脖子上。
5 C5 ?: d$ {3 l5 b2 r    这是第一次,他们又能这样如此亲近地待在一起,但是他已经不能说话,她也早已忘记。
+ ^4 s" V9 [# C/ l) j0 v     看着她和男朋友幸福地生活,他有时候很嫉妒,有时候很开心,但更多的是悔恨——如果自己早一点明白的话,他和她早就可以这样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他无数次地哭泣,但他已无泪。/ R5 o3 j1 ^1 H- U4 S: y+ o
    
  q2 X7 ^" b1 g8 ]+ f6 `- r    有一天,她的公司失火了,她在顶楼。# X/ Y- i# r% l0 [4 q
   她拼命地逃啊,但火势很大,脚下是一片火海。/ w) y6 a2 N# k  f& W: o
   火神咆哮着:我还要吞噬一条生命!% T0 x9 t% N8 c; Q; [
     她听不到,因为她是最后一个目标,因为她已不是远古的生物。- y5 R) x" B1 U; Q5 W' E8 X1 O+ y) U
    他听到了,他还活在他的第三世。
2 Y" ^/ S( s' d    那一刻,他蓦然记起千年之前神的话语:“在他的第三世,你会遇到危难,到时候他会穿着金甲圣衣救你于水火之中,然后还你一滴眼泪。”
2 t4 m  F1 ?+ V7 u! Z$ _    原来如此!: Z1 v% n2 p: G. m" d
    奔跑中,她感到脖子上的项链蓦然断掉,但是她无暇顾及,她要跑出去,她的男朋友还在等着她。
; l" H( V6 v! L    她不知道,在她身后的火海里,那只琥珀融化了,从琥珀中冒出一个气泡——那是他在松脂凝固之前为她流下的一滴眼泪,这滴眼泪在千年之后被火神释放出来。* @, J% K0 L# K1 q' K& a! l7 B9 @
    不用问他怎么样了,就算没有火海,他的生命力也会因为琥珀的破碎而消失。
8 e# r$ Q: Z6 E( C  @$ V    火神吞噬了最后一条生命,在她的背后止步。
) u4 [1 P# s3 y$ t3 L& v; B# S    
0 o; G; f2 j+ `: d! h& ~6 E    她奔出火海,扑到男朋友的怀里,哭了。人们都说她能从大火里逃生真是奇迹。, ?+ w  w: Q8 |1 S3 L
    她的男朋友抱着她哭了,大声地说“我爱你。”她周围的人都很清楚得听到了,但是没有一个人听到火海里那只千年之前小虫的临终话语,那也是一句“我爱你!”. ~# N- S0 [# n0 \+ f# X
    ! r( n( K! p9 e* [$ n
     神在天空中望着一切,“在他的第三世,你会遇到危难,到时候他会穿着金甲圣衣救你于水火之中,然后还你一滴眼泪。”千年前他说的话在自己耳边响起。& [! t- a0 n5 ~  `
   神哭了。% G2 G$ r( z2 G5 e% |
   她和男朋友一直都很幸福,但她不知道这是因为神为她哭过的原因。) B6 I& v( h8 J7 Z' l* O
    
6 _& h+ f1 I/ T5 v; C: w    轮回继续,生命继续。
$ v8 B; M9 M  M1 `) H6 ?' _0 e    唯一不再继续的,是那段被遗忘的三生三世的姻缘。
2 ]( L- w$ j$ n

[转帖]前世欠你一滴泪----

很少有能这样感动人的东西了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转帖]前世欠你一滴泪----

爱她就给她幸福,她真的太幸福了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转帖]前世欠你一滴泪----

真是好文
怨去吹箫,狂来说剑,两样销魂味。

[转帖]前世欠你一滴泪----

真的感人。很久没这么感动过。

[转帖]前世欠你一滴泪----

这生生世世的爱实在太美,可是也太残忍。
5 j6 Q3 U6 F" ?$ g# H7 K我不要生生世世,只要一世的缘份。8 Q7 z6 p" S, P% J3 z- B
伤心也是这一世,我不要让痛苦再延续,幸福也是这一世,有了这一世的幸福也就足够。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转帖]前世欠你一滴泪----

好啊好啊
宁愿台湾不长草,也要收回台湾岛!

宁愿中日不友好,也要保护钓鱼岛!

[转帖]前世欠你一滴泪----

无须轮回,一世就已足够
丁丁
爱。~~`有这么长~`这么久吗?》
。。。。。。。
我们是凡人,对于一个人,一辈子已经足够长久了。。。
怨去吹箫,狂来说剑,两样销魂味。
感动   感叹    美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