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母亲的故事(安徒生)

  一个母亲坐在她孩子的身旁,非常焦虑,因为她害怕孩子会死去。他的小脸蛋已经没有血色了,他的眼睛闭起来了。他的呼吸很困难,只偶尔深深地吸一口气,好像在叹息。母亲望着这个小小的生物,样子比以前更愁苦。有人在敲门。一个穷苦的老头儿走进来了。他裹着一件宽大得像马毡一样的衣服,因为这使人感到更温暖,而且他也有这个需要。外面是寒冷的冬天,一切都被雪和冰覆盖了,风吹得厉害,刺人的面孔。3 v+ Q, _; S& v! C  \0 {
' p9 c- |% U& B/ k) Q
  当老头儿正冻得发抖、这孩子暂时睡着了的时候,母亲就走过去,在火炉上的一个小罐子里倒进一点啤酒,为的是让这老人喝了暖一下。老人坐下来,摇着摇篮。母亲也在他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下来,望着她那个呼吸很困难的病孩子,握着他的一只小手。1 S7 r! l4 o, ^+ b. ]2 I7 M
+ I( `# k) R/ X% X
  “你以为我要把他拉住,是不是?”她问。“我们的上帝不会把他从我手中夺去的!”! H2 E1 [7 R  d" p1 a. z

% _0 ?8 z4 p% P0 A1 `# k* F6 F  这个老头儿——他就是死神——用一种奇怪的姿势点了点头,他的意思好像是说“是”,又像“不是”。母亲低下头来望着地面,眼泪沿着双颊向下流。她的头非常沉重,因为她三天三夜没有合过眼睛。现在她是睡着了,不过只睡着了片刻;于是她惊醒起来,打着寒颤。. C# p0 ~  r; X" x! R8 `7 w

, b4 w- K0 C- `5 t; N5 ^  “这是怎么一回事?”她说,同时向四周望望。不过那个老头儿已经不见了;她的孩子也不见了——他已经把他带走了。墙角那儿的一座老钟在发出咝咝的声音,“扑通!”那个铅做的老钟摆落到地上来了。钟也停止了活动。
9 |5 o. P$ r& u5 o" |$ T8 _- \" b7 L0 {9 Q4 Z$ M
  但是这个可怜的母亲跑到门外来,喊着她的孩子。$ \$ s# F6 u4 @, m% ]

4 X6 r) ~" b, P( x# L" L  在外面的雪地上坐着一个穿黑长袍的女人。她说:“死神刚才和你一道坐在你的房间里;我看到他抱着你的孩子急急忙忙地跑走了。他跑起路来比风还快。凡是他所拿走的东西,他永远也不会再送回来的!”& T- t' o' @% P  c

: K* [. l% |, C9 h7 T. ^, g. J  “请告诉我,他朝哪个方向走了?”母亲说。“请把方向告诉我,我要去找他!”- J6 y- j9 H3 e" [8 l$ Y  v
) j% m! ]7 E* O* L# m
  “我知道!”穿黑衣服的女人说。“不过在我告诉你以前,你必须把你对你的孩子唱过的歌都唱给我听一次。我非常喜欢那些歌;我从前听过。我就是‘夜之神’。你唱的时候,我看到你流出眼泪来。”
/ B5 |2 s5 ?' ~4 z' ^0 p
4 W- b) E* |& @  “我将把这些歌唱给你听,都唱给你听!”母亲说。“不过请不要留住我,因为我得赶上他,把我的孩子找回来。”, a6 ^, j4 w( K3 J3 B
. l3 y9 f( F7 |7 O( v
  不过夜之神坐着一声不响。母亲只有痛苦地扭着双手,唱着歌,流着眼泪。她唱的歌很多,但她流的眼泪更多,于是夜之神说:“你可以向右边的那个黑枞树林走去;我看到死神抱着你的孩子走到那条路上去了。”1 T* I. a( v  G! o# K; ?* ~& Z
; ]6 R/ ~4 q$ ^# v( J. A/ c
  路在树林深处和另一条路交叉起来;她不知道走哪条路好。这儿有一丛荆棘,既没有一起叶子,也没有一朵花。这时正是严寒的冬天,那些小枝上只挂着冰柱。
: n( H; Z# b- e: ~3 d, U
# Z, o  S& U$ a- i$ D$ B( x9 U  “你看到死神抱着我的孩子走过去没有?”$ ~- t+ g0 v- [% [' M
3 D7 }2 B1 ?+ P. q
  “看到过。”荆棘丛说,“不过我不愿告诉你他所去的方向,除非你把我抱在你的胸脯上温暖一下。我在这儿冻得要死,我快要变成冰了。”( C& f+ e+ T/ Q" {

. i2 B- x7 G6 V6 C. W% n  于是她就把荆棘丛抱在自行的胸脯上,抱得很紧,好使它能够感到温暖。荆棘刺进她的肌肉;她的血一滴一滴地流出来。但是荆棘丛长出了新鲜的绿叶,而且在这寒冷的冬夜开出了花,因为这位愁苦的母亲的心是那么地温暖!于是荆棘丛就告诉她应该朝哪个方向走。1 E- _. Z5 r6 b! q+ M2 o5 b& ~$ N
1 D. l3 [/ s0 S8 G1 }0 P
  她来到了一个大湖边。湖上既没有大船,也没有小舟。湖上还没有足够的厚冰可以托住她,但是水又不够浅,她不能涉水走过去。不过,假如她要找到她的孩子的话,她必须走过这个湖。于是她就蹲下来喝这湖的水;但是谁也喝不完这水的。这个愁苦的母亲只是在幻想一个什么奇迹发生。
0 q( c2 D3 Q, A  ~2 R0 u! c
. t0 v- Y$ _5 |* M  “不成,这是一件永远不可能的事情!”湖说。“我们还是来谈谈条件吧!我喜欢收集珠子,而你的眼睛是我从来没有见到过的两颗最明亮的珠子。如果你能够把它们哭出来交给我的话,我就可以把你送到那个大的温室里去。死神就住在那儿种植着花和树。每一棵花或树就是一个人的生命!”
# ]& Y- y1 S9 `0 j7 c
3 H$ D! `, X* _$ _  “啊,为了我的孩子,我什么都可以牺牲!”哭着的母亲说。于是她哭得更厉害,结果她的眼睛坠到湖里去了,成了两颗最贵重的珍珠。湖把她托起来,就像她是坐在一个秋千架上似的。这样,她就浮到对面的岸上去了——这儿有一幢十多里路宽的奇怪的房子。人们不知道这究竟是一座有许多树林和洞口的大山呢,还是一幢用木头建筑起来的房子。不过这个可怜的母亲看不见它,因为她已经把她的两颗眼珠都哭出来了。9 V: Q8 H; |) @& n; D

6 F( m, |* U7 }: z  “我到什么地方去找那个把我的孩子抱走了的死神呢?”她问。8 S/ s+ a( d: l4 o  t; G
" k! d5 y0 d, T/ w# f' }
  “他还没有到这儿来!”一个守坟墓的老太婆说。她专门看守死神的温室。“你怎样找到这儿来的?谁帮助你的?”) h* I( z- l; P5 W
7 J! f$ S) p# ~' d6 S
  “我们的上帝帮助我的!”她说。“他是很仁慈的,所以你应该也很仁慈。我在什么地方可以找到我亲爱的孩子呢?”
" k% \% d( t1 `5 O$ {2 I8 b$ x; e' E. o* r$ J; l) R
  “我不知道,”老太婆说,“你也看不见!这天晚上有许多花和树都凋谢了,死神马上就会到来,重新移植它们!你知道得很清楚,每个人有他自己的生命之树,或生命之花,完全看他的安排是怎样。它们跟别的植物完全一样,不过它们有一颗跳动的心。小孩子的心也会跳的。你去找吧,也许你能听出你的孩子的心的搏动。不过,假如我把你下一步应该做的事情告诉你,你打算给我什么酬劳呢?”
6 v! n4 v3 b0 U% X; r5 p$ v# Y7 N+ w8 p' ~
  “我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给你了,“这个悲哀的母亲说。“但是我可以为你走到世界的尽头去。”
0 |9 C. k& i1 U" J% p4 Z2 l
- w9 Q, {& I3 i  “我没有什么事情要你到那儿去办,”老太婆说。“不过你可以把你又长又黑的头发给我。你自己知道,那是很美丽的,我很喜欢!作为交换,你可以把我的白头发拿去——那总比没有好。”% t; ]' }0 X1 U" t7 {8 s
# ]" {# q! q; z
  “如果你不再要求什么别的东西的话,”她说,“那么我愿意把它送给你!”( x" {1 C$ d3 H

; f; c7 [0 G6 @) O( {6 c  于是她把她美丽的黑头发交给了老太婆,同时作为交换,得到了她的雪白的头发。
4 E1 `4 q& Z+ n0 p' [( ?+ o0 H! |7 ~) S
  这样,她们就走进死神的大温室里去。这儿花和树奇形怪状地繁生在一起。玻璃钟底下培养着美丽的风信子;大朵的、耐寒的牡丹花在盛开。在种种不同的水生植物中,有许多还很新鲜,有许多已经半枯萎了,水蛇在它们上面盘绕着,黑螃蟹紧紧地钳着它们的梗子。那儿还有许多美丽的棕榈树、栎树和梧桐树;那儿还有芹菜花和盛开的麝香草。每一棵树和每一种花都有一个名字,它们每一棵都代表一个人的生命;这些人还是活着的,有的在中国,有的在格林兰,散布在全世界。有些大树栽在小花盆里,因此都显得很挤,几乎把花盆都要胀破了。在肥沃的土地上有好几块地方还种着许多娇弱的小花,它们周围长着一些青苔;人们在仔细地培养和照管它们。不过这个悲哀的母亲在那些最小的植物上弯下腰来,静听它们的心跳。在这些无数的花中,她能听出她的孩子的心跳。/ G; I. K  q& Q

+ H9 ^, b) o' I: S  “我找到了!”她叫着,同时把双手向一朵蓝色的早春花伸过来。这朵花正在把头垂向一边,有些病了。# s& K' L/ A5 Z8 ]
' u' C, o' }, C, O
  “请不要动这朵花!”那个老太婆说:“不过请你等在这儿。当死神到来的时候——我想他随时可以到来——请不要让他拔掉这棵花。你可以威胁他说,你要把所有的植物都拔掉;那么他就会害怕的。他得为这些植物对上帝负责;在他没有得到上帝的许可以前,谁也不能拔掉它们。”
1 E3 i- d1 |$ x8 T+ F! x6 ^3 T
/ |/ u2 A  p, i- _4 |7 y0 [5 P) ?  这时忽然有一阵冷风吹进房间里来了。这个没有眼睛的母亲看不出,这就是死神的来临。% j; i4 g' ?( ]( D6 `

* H9 I" S( T0 L! A, y  t1 i  “你怎么找到这块地方的?”他说。“你怎么比我还来得早?”
# V7 A1 D4 _* G9 ^# v2 `5 Y# v1 n) O
  “因为我是一个母亲呀!”她说。( j9 x9 F. f$ i$ C3 y: p; C
/ W6 I1 X; J4 r/ ?, z
  死神向这朵娇柔的小花伸出长手来;可是她用双手紧紧抱着它不放。同时她又非常焦急,生怕弄坏了它的一起花瓣。于是死神就朝着她的手吹。她觉得这比寒风还冷;于是她的手垂下来了,一点气力也没有。2 d  `! n* b; N# @# r, S

/ Q6 K( Z' R, h$ O+ N  “你怎样也反抗不了我的!”死神说。7 M, g! f) b( D$ ]( o, S+ X) ^# O
6 j) |  Z4 S- E
  “不过我们的上帝可以的!”她说。
" E+ s6 H* [5 ]! ^! [$ }3 f
* ?( H" M. c% p2 v0 m: v1 s/ S  “我只是执行他的命令!”死神说。“我是他的园丁。我把他所有的花和树移植到天国,到那个神秘国土里的乐园中去。不过它们怎样在那儿生长,怎样在那儿生活,我可不敢告诉给你听!”$ p1 _: A. d$ e; a4 I

7 v" P7 J& ^8 \/ b- h3 x  “请把我的孩子还给我吧!”母亲说。她一面说,一面哀求着。忽然她用双手抓住近旁两朵美丽的花,大声对死神说:“我要把你的花都拔掉,因为我现在没有路走!”' d3 K. }5 E; K

2 a9 t) i! H" Z" o1 I  “不准动它们!”死神说。“你说你很痛苦;但是你现在却要让一个别的母亲也感到同样地痛苦!”
2 {% r5 h/ n& a! g- I0 v3 a0 e* D6 _# P- Q0 _# ^
  “一个别的母亲?”这个可怜的母亲说。她马上松开了那两棵花。8 i6 Y" L) [# Q

% f. b$ x& n1 W+ F8 s2 u& s" U  “这是你的眼珠,”死神说。“我已经把它们从湖里捞出来了;它们非常明亮。我不知道这原来就是你的。收回去吧;它们现在比以前更加明亮,请你朝你旁边的那个井底望一下吧。我要把你想要拔掉的这两棵花的名字告诉你;那么你就会知道它们的整个的未来,整个的人间生活;那么你就会知道,你所要摧毁的究竟是什么东西。”6 e1 E  B# v& a. A" V
0 K' q7 |2 ~* @5 P  N
  她向井底下望。她真感到莫大的愉快,看见一个生命是多么幸福,看见它的周围是一起多么愉快和欢乐的气象。她又看那另一个生命:它是忧愁和平困、苦难和悲哀的化身。# k: Z  U1 c2 e5 d0 ?, k4 C
3 N0 @  K7 [6 m7 r! l
  “这两种命运都是上帝的意志!”死神说。
, |9 a  Q  ?1 ^. G" O$ d# T
. d6 v/ w2 m0 E, k- h* R- s- ~' D: ^  “它们之中哪一朵是受难之花,哪一朵是幸福之花呢?”她问。
7 L* Y- ~8 `7 D  e/ H& i
" J: r0 o+ ^5 c- A" A. c  “我不能告诉你。”死神回答说。“不过有一点你可以知道:“这两朵花之中有一朵是你自己的孩子。你刚才所看到的就是你的孩子的命运——你亲生孩子的未来。”
7 ]8 A" B/ o9 w0 r6 Q$ x8 t* e
! t" W6 o' c  [1 m. I  U  母亲惊恐得叫起来。9 F8 S1 G6 N2 l0 x+ g* ]

+ P' [: h) Y1 P; k7 M  “它们哪一朵是我的孩子呢?请您告诉我吧!请您救救天真的孩子吧!请把我的孩子从苦难中救出来吧!还是请您把他带走吧!把他带到上帝的国度里去!请忘记我的眼泪,我的祈求,原谅我刚才所说的和做的一切事情吧!”
; m9 j: s. L9 W# C
' `/ U" O9 a2 m" R  “我不懂你的意思!”死神说。“你想要把你的孩子抱回去呢,还是让我把他带到一个你所不知道的地方去呢?”
. c: t# E1 [' N% A) Q2 y- ]$ z, C* G5 n' H! J
  这时母亲扭着双手,双膝跪下来,向我们的上帝祈祷:5 y0 t7 I( @% ]" l( o9 I7 l
$ ^% A' K& e1 A& U. z
  “您的意志永远是好的。请不要理我所作的违反您的意志的祈祷!请不要理我!请不要理我!”1 e  W& G) Q- t. G+ R

. I2 R& x0 O; H) d  于是她把头低低地垂下来。
, I2 ^2 L* s( c/ C  X$ Z3 R! `* G8 f6 T$ x+ q6 K3 @
  死神带着她的孩子飞到那个不知名的国度里去了。(1844年); H: g/ `1 W0 ?2 F; c

5 I, @4 e) Q6 x+ j' i7 l( g  这个故事最先发表在《新的童话》里。写的是母亲对自己的孩子的爱。“啊,为了我的孩子,我什么都可以牺牲!”死神把母亲的孩子抢走了,但她追到天边也要找到他。她终于找到了死神。死神让她看了看孩子的“整个未来,整个的人间生活。”有的是“愉快”和“幸福”,但有的则是“忧愁和贫困、苦难和悲哀的化身。”仍然是为了爱,母亲最后只有放下自己的孩子,向死神祈求:“请把我的孩子从苦难中救出来吧!还是请您把他带走吧!把他带到上帝的国度里去!”安徒生在他的手记中说:“写《母亲的故事》时我没有任何特殊的动机。我只是在街上行走的时候,有关它的思想,忽然在我的心里酝酿起来了。”
怨去吹箫,狂来说剑,两样销魂味。
伟大的母爱,感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