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分手前的那一碗馄饨

  这天,白云酒楼里来了两位客人,一男一女,四十岁上下,穿着不俗,男的还拎着一个旅行包,看样子是一对出来旅游的夫妻。 1 v( Y& C7 Q* K0 ]' G: V6 _
$ y9 F  X2 G' W
  服务员笑吟吟地送上菜单。男的接过菜单直接递女的,说:“你点吧,想吃什么点什么。”女的连看也不看一眼,抬头对服务员说:“给我们来碗馄饨就行了。” ' P2 `0 c) e  I, C1 e
$ [  N7 G  Q. A& C5 {5 ?
  服务员一怔,哪有到白云酒楼吃馄饨的?再说,酒楼里也没有馄饨卖啊。她以为自己没听清楚,不安的望着那个女顾客。女人又把自己的话重复了一遍,旁边的男人这时候发话了:“吃什么馄饨,又不是没钱。” ' m/ _7 _1 x" ~4 d% H! S

( N# ^: l7 t( J9 {% P  女人摇摇头说:“我就是要吃馄饨!”男人愣了愣,看到服务员惊讶的目光,很难为情地说:“好吧。请给我们来两碗馄饨。” 4 R4 c( v( u! n2 j5 r  O! L% r

1 B; ]! o6 j( i6 u  “不!”女人赶紧补充道,“只要一碗!”男人又一怔,一碗怎么吃?女人看男人皱起了眉头,就说:“你不是答应的,一路上都听我的吗?”   y& w- c1 ?% w/ u8 @+ {# T. H+ `

6 }" v: o9 R0 X5 {! u& F( `  男人不吭声了,抱着手靠在椅子上。旁边的服务员露着了一丝鄙夷的笑意,心想:这女人抠门抠到家了。上酒楼光吃馄饨不说,两个人还只要一碗。她冲女人撇了撇嘴:“对不起,我们这里没有馄饨卖,两位想吃还是到外面大排挡去吧!” / S$ Q. X3 `+ i1 P" s' _
6 D" h% J+ X% ^6 q* v( ^6 G0 `
  女人一听,感到很意外,想了想才说:“怎么会没有馄饨卖呢?你是嫌生意小不愿做吧?” 这会儿,酒楼老板张先锋恰好经过,他听到女人的话,便冲服务员招招手,服务员走过去埋怨道:“老板,你看这两个人,上这只点馄饨吃,这不是存心捣乱吗?”
4 u& a  j- O7 E, }6 r6 e" C/ h9 w) H$ _4 U4 v+ z" Y8 c2 M5 Q
  店老板微微一笑,冲她摆摆手。他也觉得很奇怪:看这对夫妻的打扮,应该不是吃不起饭的人,估计另有什么想法。不管怎样,生意上门,没有往外推的道理。
; b0 z, w0 J6 d
5 M4 y5 S7 A; a  他小声吩咐服务员:“你到外面买一碗馄饨回来,多少钱买的,等会结帐时多收一倍的钱!”说完他拉张椅子坐下,开始观察起这对奇怪的夫妻。 & ~$ t7 P! t' D, Z/ d' @
% [& T8 Z% }! G$ d
  过了一会,服务员捧回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往女人面前一放,说:“请两位慢用。” 8 T. Z) T7 ?6 e- d5 A1 r- m, o

7 k& L; N5 s4 }3 N( m2 z  看到馄饨,女人的眼睛都亮了,她把脸凑到碗面上,深深地细了一口气,然后,用汤匙轻轻搅拌着碗里的馄饨,好象舍不得吃,半天也不见送到嘴里。
$ [% d* }' X9 V# U; h0 P, F+ j5 Y3 Z' X9 v6 L, |. B- L+ l
  男人瞪大眼睛看者女人,又扭头看看四周,感觉大家都在用奇怪的眼光盯着他们,顿感无地自容,恨恨地说:“真搞不懂你在搞什么,千里迢迢跑来,就为了吃这碗馄饨?” ) e$ m  B% S8 K1 G  W( y0 H* R
4 w8 u5 O' }2 N6 ^0 \
  女人抬头说道:“我喜欢!” 6 e  R; t) y" ^4 p4 C+ v

; o* b) L: @1 V! f8 w% H# A- O# s  男人一把拿起桌上的菜单:“你爱吃就吃吧,我饿了一天了,要补补。”他便招手叫服务员过来,一气点了七八个名贵的菜。
) U; O& j1 G; U
  ~5 _' Y2 T! e6 ^+ @  女人不急不慢,等男人点完了菜。这才淡淡地对服务员说:“你最好先问问他有没有钱,当心他吃霸王餐。” , u. p& Q# k5 i' i

6 r& Q7 x  M* ~; o+ Q# m$ x. p  没等服务员反应过来,男人就气红了脸:“放屁!老子会吃霸王餐?老子会没钱?”他边说边往怀里摸去,突然“咦”的一声:“我的钱包呢?”他索性站了起来,在身上又是拍又是捏,这一来竟然发现手机也失踪了。男人站着怔了半晌,最后将眼光投向对面的女人。 , K; F' x. u1 e* S; [9 {
; X! q8 P4 @. q; ?8 v3 h
  女人不慌不忙地说道:“别瞎忙活了,钱包和手机我昨晚都扔到河里了。”
; B1 `- S- Y9 _4 M' n1 u5 I' G. Y! g; j- c8 a0 G1 O
  男人一听,火了:“你疯了!”女人好象没听见一样,继续缓慢的搅拌着碗里的馄饨。男人突然想起什么,拉开随身的旅行包,伸手在里面猛掏起来。 - c/ {1 v3 v! x$ {. I- L
% y( g9 p4 Q: O3 [4 g, Z& h
  女人冷冷说了句:“别找了,你的手表,还有我的戒指,咱们这次带出来所有值钱的东西,我都扔河里了。我身上还有五块钱,只够买这碗馄饨了!”  $ U' U) l0 `  O- u- Q- n" \
# {( |9 `: @2 V! }8 c
  男人的脸刷地白了,一屁股坐下来,愤怒的瞪着女人:“你真是疯了,你真是疯了!咱们身上没有钱,那么远的路怎么回去啊?” ( L8 ~) w* P! @1 L

( ^( R/ P1 w1 `  女人却一脸平静,不温不火地说:“你急什么?再怎么着,我们还有两条腿,走着走着就到家了。”
! F' G' A  S9 }$ e: U, L7 F
" k" r! E; W& E3 Q" l6 [5 R  男人沉闷的哼了一声。女人继续说道:“二十年前,咱们身上一分钱也没有,不也照样回到家了吗?那时侯的天。比现在还冷呢!”
5 {3 a2 W3 ~' K# R& B
" X+ d# }7 |5 T4 t- Q- s3 h, v  男人听了这句,不由的瞪直了眼:“你说,你说什么?”女人问:“你真的不记得了?”男人茫然的摇摇头。
" X0 c/ t- V- Z2 _4 e
' Z3 D9 ^" @$ G0 V" H3 G% F  女人叹了口气:“看来,这些年身上有了几个钱,就真的把什么都忘了。二十年前,咱们第一次出远门做生意,没想到被人骗了个精光,连回家的路费都没了。经过这里的时候,你要了一碗馄饨给我吃,我知道,那时候你身上就剩下五毛钱了……” + s/ C5 J! j* I; m
5 R  F6 h0 T/ o  B
  男人听到这里,身子一震,打量了四周:“这,这里……”女人说:“对,就是这里,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那时它还是一间又小又破的馄饨店。” # K% P3 z7 ?0 c5 R
. A' x- v, _1 y% `/ W& o7 h( n8 G
  男人默默地低下头,女人转头对在一旁发愣的服务员道:“姑娘,请给我再拿只空碗来。” ! j- t( u% k' M. p' g) X5 D- j% y
3 ?) }/ d4 L/ t6 c6 y; A
  服务员很快拿来了一只空碗,女人捧起面前的馄饨,拨了一大半到空碗里,轻轻推到男人面前:“吃吧,吃完了我们一块走回家!”
, K4 k2 G7 Q6 D3 \0 I% \
7 Q* }) N: o) c  K- y) p  男人盯着面前的半碗馄饨,很久才说了句:“我不饿。”女人眼里闪动着泪光,喃喃自语:“二十年前,你也是这么说的!”说完,她盯着碗没有动汤匙,就这样静静地坐着。
+ m! F" R7 V0 d+ s+ q* y/ `! ~4 O* L/ n/ m" s- e! ~" c% W5 y
  男人说:“你怎么还不吃?”女人又哽咽了:“二十年前,你也是这么问我的。我记得我当时回答你。要吃就一块吃,要不吃就都不吃,现在,还是这句话!” 2 T( A; E  n7 d  f4 t' ~1 n! n" h% Y

  J, X+ y, _4 h- e6 \0 Y  男人默默无语,伸手拿起了汤匙。不知什么原因,拿着汤匙的手抖得厉害,舀了几次,馄饨都掉下来。最后,他终于将一个馄饨送到了嘴里,使劲一吞,整个都吞到了肚子里。当他舀第二个馄饨的时候,眼泪突然“叭嗒”往下掉。
; H4 ?; F/ T  \9 \: L2 y3 X: n! n% `4 f# B* _" [9 i) A9 O+ [$ D
  女人见他吃了,脸上露出了笑容,也拿起汤匙开始吃。馄饨一进嘴,眼泪同时滴进了碗里。这对夫妻就这和着眼泪把一碗馄饨分吃完了。 $ V" ~) x3 m0 Q

8 R; J: M/ v6 s7 t& G* m" o8 u. v  放下汤匙,男人抬头轻声问女人:“饱了么?” ( v/ G0 W% z3 K' f

; D& F" o9 w2 o& v& e" A7 y7 d) B7 u/ a  女人摇了摇头。男人很着急,突然他好象想起了什么,弯腰脱下一只皮鞋,拉出鞋垫,手往里面摸,没想到居然摸出了五块钱。他怔了怔,不敢相信地瞪着手里的钱。
# X0 V3 E' k. r0 P
1 x1 T; v( e$ U' @  女人微笑的说道:“二十年前,你骗我说只有五毛钱了,只能买一碗馄饨,其实呢,你还有五毛钱,就藏在鞋底里。我知道,你是想藏着那五毛钱,等我饿了的时候再拿出来。后来你被逼吃了一半馄饨,知道我一定不饱,就把钱拿出来再买了一碗!”顿了顿,她又说道,“还好你记得自己做过的事,这五块钱,我没白藏!”
9 X% x9 J6 N1 t0 `4 D* Z3 b5 d6 A0 T5 |
  男人把钱递给服务员:“给我们再来一碗馄饨。”服务员没有接钱,快步跑开了,不一会,捧回来满满一大碗馄饨。
! f3 v+ E2 p4 g$ `* T6 {* h% U! ~, B5 }  B
  男人往女人碗里倒了一大半:“吃吧,趁热!”
& W0 a. T% n+ b
2 q3 ~2 ^9 J0 d  ^# h; K  女人没有动,说:“吃完了,咱们就得走回家了,你可别怪我,我只是想在分手前再和你一起饿一回。苦一回!”
; c  K: e1 q7 h" T# y  f3 J, N9 u( T9 I: ^1 d3 n" M
  男人一声不吭,低头大口大口吞咽着,连汤带水,吃得干干净净。他放下碗催促女人道:“快吃吧,吃好了我们走回家!” 9 m% T8 v4 P  t6 Q
. F# E) }" |: o. c- z
  女人说:“放心,我说话算话,回去就签字,钱我一分不要,你和哪个女人好,娶个十个八个,我也不会管你了……” * j% k0 A' Y# z* Y# |/ F

/ c3 K+ @/ z: O! w- o, ?4 l7 A: b  男人猛地大声喊了起来:“回去我就把那张离婚协议书烧了,还不行吗?”说完,他居然号啕大哭,“我错了,还不行吗?我脑袋抽筋了,还不行吗?”
4 B% M, _1 r5 N2 ~' w
' u- @2 ~& @8 l  女人面带笑容,平静地吃完了半碗馄饨,然后对服务员:“姑娘,结帐吧。”一直在旁观看的老板张先锋猛然惊醒,快步走了过来,挡住了女人的手,却从身上摸出了两张百元大钞递了过去:“既然你门回去就把离婚协议书烧了,为什么还要走路回家呢?”
* G0 ^+ t* G" }& P+ C1 k* N+ k# [  E
" m& o2 k( ?: T' C# \  男人和女人迟疑地看着店老板,店老板微笑道:“咱们都是老熟人了,你门二十年前吃的馄饨,就是我卖的,那馄饨就是我老婆亲手做的!”说罢,他把钱硬塞到男人手中,头也不回地走了……
/ l3 L: g/ U* U. w2 _7 c$ c1 `- i6 o; X- E0 W0 d" A1 ^
  店老板回到办公室,从抽屉取出那张早已拟好的离婚协议书,怔怔地看了半晌,喃喃自语地说:“看来,我的脑袋也抽筋了……” % ~6 A; h9 a9 B  X4 B

8 T3 N$ V$ K' ?+ C; n& f  分手时想想以前,那个陪你甘苦与共的人,一路走来。其实你们的故事并不短。时间慢慢过去,那些感动却一点一点封存。其实最疼你的人不是那个甜言蜜语哄你开心的人。也许就是在鞋底藏5元钱。在最后的时候把最后一点东西省着给你吃,却说不饿的人……
怨去吹箫,狂来说剑,两样销魂味。
要是没同过甘共过苦呢
聪明的女人~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也许真得回头想想,还会是身边的人才是最亲近的。
爱到心破碎,也别去怪谁,只因为相遇太美,就算流干泪,伤到底,心成灰,也无所谓。   
爱要说出来
只有曾天真给过的心,才了解等待中的甜蜜
返回列表